注册 登录 查询
首页 >> 七妙客论坛 >> 论坛主区 >> 金庸妙客 >> 查看帖子
新帖 新投票 回复帖子 上篇 刷新 树型 下篇

 

 帖子主题: 飞狐外传—程灵素
 

飞狐外传—程灵素


此主题相关图片


  程灵素: 程灵素救胡斐时,已怀着必死之心,她那样聪明,每一件事都在她计算之中,可是爱情在这一切之外,她算不到,所爱的人不爱自己,她算来算去都是绝望。她再有学问,她心肠再好,她再善解人意,她再聪明绝顶。那又怎样?因为她不美貌,她只有眼睁睁地看着胡斐莫名其妙爱上一个同样莫名其妙的袁紫衣。他怕她对他还心存妄念,逼她兄妹相称。他甚至心里还怕她太能干。她懂他心中所思,眼中所见,她是他的知己,却非他的红颜。她只有以死来成全自已未完成的情爱,甘愿拿自己生命换他生命,死前还要替他安排一个活下去的大好理由,好让他不必内疚。他在事后追悔,要对她好,可是她已经不在了,从此再也没有一个她在他身边分担他的忧愁,排解他的难题了,不管他用任何的方式,在这个世界上,他都已经找不到她了。我是一个多疑的小人,连他的追悔,我都觉得只是一个姿态罢了。张爱玲说:没有一个女人是因为她的灵魂美丽而被爱的。这句话在程灵素身上得到完整体现。

金庸原著经典选段:
---------------------------------------------------------
  胡斐身旁躺着三具尸首,一个是他义结金兰的小妹子程灵素,两个是他义妹的对头、背叛师门的师兄师姊。破庙中一枝黯淡的蜡烛,随风摇曳,忽明忽暗,他身上说不出的寒冷,心中说不出的凄凉。

  终于蜡烛点到了尽头,忽地一亮,火焰吐红,一声轻响,破庙中漆黑一团。

  胡斐心想:“我二妹便如这蜡烛一样,点到了尽头,再也不能发出光亮了。她一切全算到了,料得石万嗔他们一定还要再来,料到他小心谨慎不敢点新蜡烛,便将那枚混有七心海棠花粉的蜡烛先行拗去半截,诱他上钩。她早已死了,在死后还是杀了两个仇人。她一生没害过一个人的性命,她虽是毒手药王的弟子,生平却从未杀过人。她是在自己死了之后,再来清理师父的门户,再来杀死这两个狼心狗肺的师兄师姊。

  “她没跟我说自己的身世,我不知她父亲母亲是怎样的人,不知她为什么要跟无嗔大师学了这一身可惊可怖的本事。

  我常向她说我自己的事,她总是关切的听着。我多想听她说说她自己的事,可是从今以后,那是再也听不到了。

  “二妹总是处处想到我,处处为我打算。我有什么好,值得她对我这样?值得她用自己的性命,来换我的性命?其实,她根本不必这样,只须割了我的手臂,用他师父的丹药,让我在这世界上再活九年。九年的时光,那是足够足够了!我们一起快快乐乐的度过九年,就算她要陪着我死,那时候再死不好么?”

  忽然想起:“我说‘快快乐乐’,这九年之中,我是不是真的会快快乐乐?二妹知道我一直喜欢袁姑娘,虽然发觉她是个尼姑,但思念之情,并不稍减。那么她今日宁可一死,是不是为此呢?”

  在那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心中思潮起伏,想起了许许多多事情。程灵素的一言一语,一颦一笑,当时漫不在意,此刻追忆起来,其中所含的柔情蜜意,才清清楚楚的显现出来。

  “小妹子对情郎——恩情深,

  你莫负了妹子——一段情,

  你见了她面时——要待她好,

  你不见她面时——天天要十七八遍挂在心!”

  王铁匠那首情歌,似乎又在耳边缠绕,“我要待她好,可是……可是……她已经死了。她活着的时候,我没待她好,我天天十七八遍挂在心上的,是另一个姑娘。”

  天渐渐亮了,阳光从窗中射进来照在身上,胡斐却只感到寒冷,寒冷……

  终于,他觉到身上的肌肉柔软起来,手臂可以微微抬一下了,大腿可以动一下了。他双手撑地,慢慢站起身来,深情无限地望着程灵素。突然之间,胸中热血沸腾。“我活在这世上有什么意思?二妹对我这么多情,我却是如此薄幸的待她!我不如跟她一齐死了!”

  但一瞥眼看到慕容景岳和薛鹊的尸身,立时想起:“爹娘的大仇还未报,害死二妹的石万嗔还活在世上。我这么轻生一死,什么都撒手不管,岂是大丈夫的行径?”

  却原来,程灵素在临死之时,这件事也料到了。她将七心海棠蜡烛换了一枝细身的,毒药份量较轻的,她不要石万嗔当场便死,要胡斐慢慢的去找他报仇。石万嗔眼睛瞎了,胡斐便永远不会再吃他的亏。她临死时对胡斐说道,害死他父母的毒药,多半是石万嗔配制的。那或许是事实,或许只是猜测,但这足够叫他记着父母之仇,使他不致于一时冲动,自杀殉情。

  她什么都料到了,只是,她有一件事没料到。胡斐还是没遵照她的约法三章,在她危急之际,仍是出手和敌人动武,终致身中剧毒。

  又或许,这也是在她意料之中。她知道胡斐并没爱她,更没有像自己爱他一般深切的爱着自己,不如就是这样了结。用情郎身上的毒血,毒死了自己,救了情郎的性命。

  很凄凉,很伤心,可是干净利落,一了百了,那正不愧为“毒手药王”的弟子,不愧为天下第一毒物“七心海棠”的主人。

  少女的心事本来是极难捉摸的,像程灵素那样的少女,更加永远没人能猜得透到底她心中在想些什么。

  突然之间,胡斐明白了一件事:“为什么前天晚上在陶然亭畔,陈总舵主祭奠那个墓中姑娘时竟哭得那么伤心?”原来,当你想到最亲爱的人永远不能再见面时,不由得你不哭,不由得你不哭得这么伤心。

  他将程灵素和马春花的尸身搬到破庙后院。心想:“两人尸身上都沾着剧毒,须得小心,别沾上了。我还没报仇,可死不得!”生起柴火,分别将两人火化了。他心中空空洞洞,似乎自己的身子,也随着火焰成烟成灰,随手在地下掘了个大坑,把慕容景岳和薛鹊夫妇葬了。

  眼见日光西斜,程灵素和马春花尸骨成灰,于是在庙中找了两个小小瓦坛,将两人的骨灰收入坛内,心想:“我去将二妹的骨灰葬在我爹娘坟旁,她虽不是我亲妹子,但她如此待我,岂不比亲骨肉还亲么?马姑娘的骨灰,要带去湖北广水,葬在徐大哥的墓旁。”

  回到厢房,但见程灵素的衣服包裹兀自放在桌上,凝目瞧了良久,忍不住又掉下泪来。

  隔了半晌,这才伸手收拾,见到包中有几件易容改装的用具,胶水假须,一概具备,心想:“我若坦然以本来面目示人,走不上一天,便会遇上福康安派出来追捕的鹰爪,虽然不怕,但一路斗将过去,如何了局?”于是脸上搽了易容药水,粘上三绺长须,将两只骨灰坛包入包裹,扬长出庙。
---------------------------------------------------------


伟大的人之所以伟大,是因为……

  洞庭湖畔的多情湘女——程灵素
  她没有惊世骇俗的美貌,也不是武功盖世,但那种惠芝兰心,冰雪聪明,却是很少见的。那种睿智与豁达,胡斐为何看不见呢?虽然她最后为所爱之人而死,但却不知临死之时是何感受,当真是生既无意,死亦无撼吗?


伟大的人之所以伟大,是因为……

[转载]网友"七心海棠"帖子

    这盆花与寻常的海棠无异,花瓣紧贴着枝干而生,花枝如铁,花瓣上有七个小小的黄点。胡斐道:“这便是大名鼎鼎的七心海棠吗?”
             ——《飞狐外传》第十章《七心海棠》,金庸著

    单看名字,七心海棠似乎是浪漫、纯洁、美丽的化身。但实质上,它是一种令江湖好汉闻之丧胆的无色无味的剧毒植物,中毒者必死无疑。
    我不是一个蛇蝎心肠、心狠手辣的女人。之所以取“七心海棠”为ID,全因为那一个悲情的女子——程灵素,七心海棠的主人。
    程灵素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人物,金庸老先生似乎很不喜欢她。她自小师从“毒王”无瞋大师,受到师叔和师兄师姐们的算计、排斥、陷害,不得不步步为营,小小年纪就历尽世间险恶。她相貌平平,肌肤枯黄,面有菜色——可以说,是金庸小说里面最丑的一个女主角。其实把她描写得明眸皓齿、美若天仙有何之难?但金庸先生偏偏吝于这几笔,让程灵素一开始就输给了冰肌雪肤、貌美如花的袁紫衣。
    她最刻骨铭心暗恋的人,心里始终只爱着另一个人。程灵素凭聪明机巧屡屡为胡斐出谋划策、化险为夷,甚至一命换一命。可以说,没有她,胡斐一早死了几十次。就是这样一个可歌可泣的女子,却得不到心上人的爱,只以“义妹”和好助手的身份尴尬地存在着。直至为自己的痴恋付出生命的代价,胡斐的心里仍是惦念那个当了尼姑的袁紫衣。
    悲剧的人物,悲剧的单恋,注定了悲剧的结果。
    程灵素没有错,胡斐没有错,袁紫衣也没有错。错在狠心的金庸安排让美貌的袁紫衣先入为主,导致相貌本身输人一截的程灵素在胡斐心中再也激不起一圈涟漪。初初相见,程灵素曾赠给胡斐一朵解毒的花,后者因觉得花儿颜色甚美而没有丢掉,从而捡回一条小命。事后程灵素质问道:“如果这花儿不美,你便把它抛了,是不是?”胡斐一时语塞,却默认了。
    女人如男人手中的花,不是么?程灵素暗恋着胡斐,胡斐何尝不知?但心里对外在美的第一认知和执著追求成为他接受程灵素的一个巨大障碍,虽然他自己也不帅。程灵素为他吸毒而亡后,他曾反思:我和程姑娘在一起会快乐吗?答案是否定的。因为他心头始终盘旋着一只美丽的玉凤凰。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如果你是胡斐,你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美丽不可方物的袁紫衣,而放着深深爱恋着你为你甚至不惜付出一切的丑陋女人让她伤心致死,你敢说不是吗?!
    程灵素是个聪明女子,她读得懂胡斐的心思。她选择了牺牲,企图用自己的大义来成全白马王子与漂亮公主的完美爱情。她是中国古代版的卡西莫多,注定要成为爱情的守望者和牺牲品。程灵素输给了袁紫衣,程英、陆无双输给了小龙女,狄云输给了万圭。事实证明,在爱情的抉择中,美貌重要过智慧,重要过善良的内心和一切不需要回报的付出。如果没有十二点前的美丽夺目,王子会喜欢上平凡的灰姑娘吗?
    爱情是现实的,也是市侩的。
    程灵素聪明得近乎傻,傻在爱上了一个不应该为他倾注爱情甚至付出生命的男人。我的智商远不及机智的程灵素,但她的平凡,她的傻气,却学了个十足十。
------------------------------------
    程灵素身子一震,颤声道:“你——你说什么?”胡斐从她侧后望去,见她耳根子和半边脸全都红了,说道:“你我都无父母亲人,我想和你结拜为兄妹,你说好么?”
    程灵素的脸颊霎时间变为苍白,大声笑道:“好啊,那有什么不好?我有这么一位兄长,当真求之不得呢!”
               ——《飞狐外传》第十一章《恩仇之际》
--------------------------------------------------

    小时候总读不懂程灵素此刻那种绝望至极的心情,但当不止一个胡斐跟我说类似的话时,我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
    “我更喜欢漂亮一点的女孩子……”沉默许久后,他的QQ对话框里弹出一行字。
    我不就是那个五官基因组合失败的程灵素吗?他一点也不帅,但我尝试说服自己接受他,喜欢他,因为我知道自己不介意。但当那一句话的确出自他口时,我突然有了想狂笑的冲动,悲情的狂笑。脱光了衣服的程灵素玉体横陈在田伯光面前,相信他也不会有丝毫邪念吧?
    中学时的胡斐对我说:“我们还是做朋友吧!”
    大学时的胡斐对我说:“对不起,其实你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
    其他的胡斐都在说:“其实世界上还有很多人适合你的……”意思是说,对不起,你不适合我,麻烦先回去整整容。
    我不埋怨父母,也不悲天悯人。世界上有美必有丑,诚如清濯的芙蓉与腐臭的污泥,没有丑陋,怎能衬托出美丽的可贵?
    七心海棠,注定傲然但悲剧地盛放着。


伟大的人之所以伟大,是因为……

转载网友"爱有天意"帖子

   在我所读过的武侠小说中,程灵素是让人最难忘怀的一个女子。作为金庸的早期作品,《飞狐外传》算不得第一流佳作,然而,只因此书中以传神之笔刻画了程灵素这样一个凡尘精灵,《飞狐外传》便成为许多人翻阅再三,而始终不能释怀之书。
    10年前,我正年幼,却因为程灵素而流下了阅读生涯中的第一次泪水。那是全书的末章《恨无常》中程灵素绝世的一段:她慢慢站起身来,柔情无限的瞧着胡斐,从药囊中取出两种药粉,替他敷在手背,又取出一粒黄色药丸,塞在他口中,低低地道:“我师父说中了这三种剧毒,无药可治,因为他只道世上没有一个医生,肯不要自己的性命来救活病人。大哥,他不知我……我会待你这样……”现在,当我为写此文而将这段重温的时候,眼中犹有泪光隐现。
    程灵素在金庸的小说中,也许是容貌最不出众的一个,但她那心灵的纯真与美好,那对爱情的执著与追求,却使之成为金庸笔下诸女中感人至深,刻镂人心的经典形象。
    胡斐初见程灵素时,她还是个小女孩,且看金庸是如何描述的,“容貌却是平平,肌肤枯黄,脸有菜色,似乎终年吃不饱饭似的,头发也是又黄又稀,双肩如削,身材瘦小,显是穷村贫女,自幼便少了滋养。她相貌似乎已有十六七岁,身形却如是个十四五岁的幼女。”然而她的一双眼睛却是明亮之极,眼珠黑得像漆。每当我看到这一段的时候我就在想,胡斐啊胡斐,你怎么会这么傻呢,有着这样一双眼睛的又如何会是一个平凡的女子?
    也许在胡斐的心中,一直是把她当作妹妹来看待的。直到程灵素依偎在他身边含笑而逝,在那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胡斐才想起了程灵素对他的无数个好来,想起她的一言一语,一颦一笑,当时漫不在意,现在想来,无一不是刻骨深情,铭心爱恋。当他回想起王铁匠的那首情歌:“小妹子对情郎——恩情深,你莫负了妹子——一段情,你见了她面时——要待她好,你不见她面时——天天要十七八遍挂在心!”才真正体会到在兄妹之情外,他对于程灵素其实还是有着男女之情的,可惜那样的感情太弱小了。当时他满心满眼只有袁紫衣那容光照人的身影,何曾注意过身边那个一直叫着她大哥大哥的女孩?
    当胡斐身中碧蚕毒蛊、鹤顶红、孔雀胆三种剧毒,程灵素柔肠寸断,因为《药王神篇》上说得明明白白:剧毒入心,无药可治。可是便连她那号称毒手药王的师傅也想不到这世上居然还会有一种解法,那便是以己之命,换人之命。
    程灵素与胡斐相处的时日虽短,却早已将他视为自己在这世界上的唯一亲人,将他的一切瞧得比自己重要得多,虽明知她的大哥心中只有袁紫衣一人,却仍然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取胡斐的生存。在她那柔弱瘦小的身体里其实埋藏着火山般炽热的情感,而她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泄露出来。当她俯在胡斐身上连吸四十多口,眼见吸出来的血液已全呈鲜红之色时,毒已深入肺腑,可她心中却无一丝恐惧,代之的却是满满的喜悦,因为她知道胡斐的命终于是保住了。在她与胡斐之间,永远只有牺牲。先是一小步,一小步,然后是一大步,一大步,牺牲了自己的才智,牺牲了自己的情感,直到最后牺牲了自己的生命。而即便是在她死后,依然用智谋保全了胡斐的性命。当胡斐终于能够动弹,他深情无限地望着程灵素,此刻在他心中程灵素终于能够占据了所有空间,虽然只有那么短短的一瞬。从此胡斐的心中终于会有一个位置为她而留。可是,所有的得与失,她会去计较吗?
    在这世间有一种爱最伟大也最让人心痛,那便是牺牲!
    程灵素因为容貌的平凡,注定了不能为胡斐所爱,可她的爱是那么的决绝,付出了就不再收回,只有用死,才能给这段刻骨的爱恋画上一个句号。其实,在世俗的爱情中,容貌所占的地位就真的那么重要吗?百年之后,再美丽的容颜也会在时光中老去,如花谢别枝,暗香散落。而一颗美好的心灵却会永远鲜妍,始终馨香扑鼻。太多的时候,我们只关注眼睛看到的东西,却忽视了心灵的提醒。当一颗美好的心灵在对你的心灵默默呼唤时,有多少人能够听到,又有多少人会去关注呢?胡斐不明白,因为那时的他还太年轻。
    似程灵素那样的女子是这人世间最灿亮的明珠,最美丽的花朵,可遇,而不可求。如果你有幸能够遇到,请一定要去珍惜,因为那是上天对于人间最宝贵的赐予。


伟大的人之所以伟大,是因为……

[转载]程灵素小档案——百度贴吧 > 程灵素吧 >

姓名:程灵素  
性别:女  
生活时代:清
民族:汉族  
语言:汉语  
身份:毒手药王无嗔大师关门弟子,雪山飞狐胡斐义妹
出生日期:不详
星座:巨蟹(有的地方这么说的)
年龄:约十六七岁

专用称呼:二妹(胡斐专用)  
灵姑娘(胡斐〔与程灵素结拜之前〕专用)  
小师妹(慕容景岳、薛鹊、姜铁山专用)
程家妹子(袁紫衣专用)  

江湖人称:程姑娘
长相:一双眼睛明亮之极,眼珠黑得像漆,但除了一双眼睛外,容貌却是平平,肌肤枯黄,脸有菜色,似乎终年吃不饱饭似的,头发也是又黄又稀,双肩如削,身材瘦小
专长:种植草药、钻研毒物
个性:善良仁爱、痴情、绝不滥伤无辜
家人:父母、姊姊  
师父:无嗔大师
师祖:姓名不详
师叔:石万嗔(已被逐出师门)
同门弟子:慕容景岳、姜铁山、薛鹊
师侄:姜小铁
义兄:胡斐(雪山飞狐、胡氏后人)
义兄的红粉知己:袁紫衣
义兄的朋友:红花会众人
收藏品:七心海棠,各种草药、医疗用具
初恋情人:胡斐
初恋地点:白马寺药王庄
初恋年龄:十六七岁
恋爱时间:几个月
恋爱地点:从药王庄;到苗人凤住处;到京城
初遇胡斐的时间:
胡斐与钟兆文到药王庄为苗人凤求药,经过程灵素住处时
去世时间:与胡斐出京城,胡斐中毒后
所用武器:无
生平最爱的人:胡斐
生平最敬重的人:师父
生平最大的贡献(成就):种成七心海棠
生平最快乐的事:一、遇见胡斐  二、为救胡斐而死
生平最悲伤的事:一、师门不幸 二、与胡斐结拜 三、胡斐为袁紫衣失魂落魄
曾说过的名言:  
“我师父他老人家谆谆告诫我们,除非万不得已,决计不可轻易伤人。晚辈一生,就从危害过一条性命。”
曾经历的危险:一、深夜安排慕容景岳三人见面,情况看似危急 二、与胡斐加入抢夺马春花的混战 三、与胡斐一同参加天下掌门人大会,石万嗔到场 四、在庙里遭遇石万嗔等人  
   
程灵素大事纪表:  
出生  
父母去世,被无嗔大师收养  
无嗔大师去世
与胡斐、钟兆文相遇
安排师兄师姊三人混战,将其玩弄于股掌
为王铁匠报仇  
医治苗人凤
与胡斐一同上京,得知袁紫衣其人
偶遇富康安、商宝震、徐铮抢夺马春花
与袁紫衣相见
为救马春花与胡斐混入华拳门
参加天下掌门人大会,混战  
与红花会众人相见欢
出境后遭遇石万嗔埋伏,胡斐中毒,为胡斐吸出毒血身亡


伟大的人之所以伟大,是因为……

[转帖]回忆金庸感动我的时候——程灵素

回忆金庸感动我的时候——程灵素
□ 江南

  谢谢诸位捧场,似乎第一篇的销路还不错,俺就撑着来第二篇吧。至于能有几篇,就要看什么时候“江郎才尽”了。

  英雄美人,情关难过,武侠小说大多数都脱不了这个套路,金老爷子虽然是魁首一样的人物,也还是总栽在这个俗套里。从香香公主开始直到美的摸不着边的王语嫣和小龙女,形成了一个但凡英雄,美人从之,但凡美人,英雄爱之的大好局面。设想如果男主人翁英雄了得,结尾却娶了无盐嫫母孟光们去泛舟太湖之上,我是很担心出版社的大门会遭到怎样的命运。
  但是金老爷子给了我们一个例外,至少有一个例外——程灵素。
  好象很多人在读完了全书以后,对程灵素的外貌并没有什么印象,我有一号称特崇拜她的兄弟就懵懵懂懂的说:“好象是长的不很好看,也不丑吧?”但是金庸倒没有在这上面糊弄我们,他自己说的:“见她除了一双眼睛外,容貌却是平平,肌肤枯黄,脸有菜色,似乎终年吃不饱饭似的,头发也是又黄又稀,双肩如削,身材瘦小,显是穷村贫女,自幼便少了滋养。她相貌似乎已有十六七岁,身形却如是个十四五岁的幼女。”算是个丑丫头了。但是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很多时候大家都把这个名字幻化成了她的面孔,以为她会有一张灵动素净的面孔,但是她不是。很明显,这不是金庸常用的模式,不是一张可以“自娱和娱人” (金氏语录) 的面孔,但是这并不影响什么。读到感动的时候,我就象远远的看一个女子跳舞,自徐急的羯鼓声中凌风转折,至于她是不是很美,我看不见,而且那已经不重要了。
  程灵素的错误在于丑陋的面孔下,心灵太敏感,心思太细密,于是她孤独。她自始至终都和胡斐在一起,可是自始至终胡斐都不明白她。胡斐“见她悄立晓风之中,残月斜照,怯生生的背影微微耸动”而生怜悯之心。但实际上,程灵素一直有着那种异于她年纪的坚强,在脆弱的心灵上建筑的虚弱的坚强。而胡斐从来都不理解这一点,他也不会理解他说救马春花而和她一起死的时候程灵素的感动,他也不会明白他要“高攀”程灵素为兄妹的时候她的痴狂。程灵素决不需要一个照顾和保护她的大哥,可惜胡斐一直在给予她的就是这个。在爱情上,胡斐却绝对的残酷!(也许这东西本身就是那么的残酷,只不过胡斐自己感觉不到,我们也常常拒绝去相信。)他的心周围方圆十丈里都写着袁紫衣的名字,程灵素在十丈以外寂寞的看着他,寂寞的心碎。似乎从一开始,她就知道这种爱情不会有结果。她一直跟着胡斐去走不知道前途的旅程,她给人的感觉象是一直在欺骗着自己,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梦就会给惊醒。她只是在帮胡斐做每一件事的时候,享受着那无需回报的奉献带来的点点的喜悦。看她在为胡斐沾上假胡子的时候那段细致的描写,似乎能读出她女孩子家小小的心思,丝丝缕缕都象是飘在风里,无处可依。
  金老爷子狠毒的时候狠毒的很有功夫,他可以救小龙女,可以救殷离,但是他从开头就要把程灵素写到死,很多细节都为着这个结局服务着。她好象也只能死,因为她对自己没有结局的爱情的执着根本就不会带来什么好的结果。有的时候我会想她知道不知道这一点和她是不是自愿的。当然,至今没有结果。
  胡斐终于还是违背了她的嘱咐,于是她面临着选择——断了胡斐的臂膀,他会有九年寿命;牺牲自己救他,他会怎么样?她也不知道吧?
  以一个生意人的眼光来看,她作了一个愚蠢的选择,似乎也根本不合人的本性。她“低低地道:“我师父说中了这三种剧毒,无药可治,因为他只道世上没有一个医生,肯不要自己的性命来救活病人。大哥,他不知我……我会待你这样……”。然后她精心的布置一个“局”,让胡斐有理由活下去的一个局:

  “程灵素打开包裹,取出圆性送给她的那只玉凤,凄然瞧了一会,用一块手帕包了,放在胡斐怀里。再取出一枝蜡烛,插在神像前的烛台之上,一转念间,从包中另取一枝较细的蜡烛,拗去半截,晃火摺点燃了,放在后院天井中,让蜡烛烧了一会,再取回来放在烛台之旁,另行取一枝新烛插上烛台。
 
   胡斐瞧着她这般细心布置,不知是何用意,只听她道:“大哥,有一件事我本来不想跟你说,以免惹起你伤心。现下咱们要分手了,不得不说。在掌门人大会之中,我那狠毒的师叔和田归农相遇之时,你可瞧出蹊跷来么?他二人是早就相识的。田归农用来毒瞎苗大侠眼睛的断肠草,定是石万嗔给的。你爹爹妈妈所以中毒,那毒药多半也是石万嗔配制的。”胡斐心中一凛,只想大叫一声:“不错!”程灵素道:“你爹爹妈妈去世之时,我尚未出生,我那几个师兄师姊,也还年纪尚小,未曾投师学艺。那时候当世擅于用毒之人,只有先师和石万嗔二人。苗大侠疑心毒药是我师父给的,因之和他失和动手,我师父既然说不是,当然不是了。我虽疑心这个师叔,可是并无佐证,本来想慢慢查明白了,如果是他,再设法替你报仇。今日事已如此,不管怎样,总之是要杀了他……”说到这里,体内毒性发作,身子摇晃了几下,摔在胡斐身边。
  胡斐见她慢慢合上眼睛,口角边流出一条血丝,真如是万把钢锥在心中钻刺一般,张口大叫:“二妹,二妹!”可是便如深夜梦魇,不论如何大呼大号,总是喊不出半点声息,心里虽然明白,却是一根小指头儿也转动不得。”

  她静悄悄的沥尽了最后一滴心血期望着胡斐的幸福,而更令人心惊胆战的是她布置这个局的时候的冷静和沉着,她似乎都已经超出了对于死亡人本性上的畏惧!因为她的心早已经死了!
  象胡斐自己想到的那样,原来他对她的身世知道的是那样的少,他总是对她倾诉自己的事,却永远无心去了解她的过去,他常常接受她的关心也从来就不知道那里面的深意。他因为不知道这种微妙的感情而快乐着,她因为知道这份感情而痛苦着。她虽然总是希望能为他付出,可是她也应该知道自己在感情的世界孤独的舞蹈,一无所有!她是不是已经无法忍受这种没有尽头的空虚而终于选择了牺牲自己去救胡斐?换而言之,她的牺牲恐怕不仅是要救胡斐也因为她自己已经没有了生的快乐吧?金庸关于那个“九年”的设计是不是这样呢?他是在悄悄的提醒我们这一点吧?她甚至也能预见到胡斐对于报仇的渴望会压下对自己的死的悲伤而好好的活下去,她的预见真的很准。既然这个预见真的被证明了,那么她还有什么可以留恋的呢?
  我对花了解的少,所以我不能象有的朋友那样把金庸笔下的女子们都派上个花名,但是我还是以为程灵素就象深谷里的兰花。她在没有人看见的时候寂寞的开放,说没有人能够听懂的低语,她守得住自己的高傲,却终于在霜风里孤独的憔悴,还没有见到阳光就已经悄悄的枯萎,当第一个人闻到了她的芬芳时,她已经碎成了风里的灰,他遗憾的时候是不是能感觉那芬芳中微微的湿润,她的泪!我一直想知道金庸为什么让她种那种七星海棠,是不是作了个比喻——只饮酒,见水而亡的七星海棠,天下至毒的七星海棠。在这本书里,他写马春花对福康安的爱情,写徐铮对马春花的爱情,写胡斐对袁紫衣的爱情,也写程灵素对胡斐的爱情,无一不苦!我们可以看见被爱的人对待爱的人的残酷,正如胡斐对程灵素。对于七星海棠,她这样说:“这花的根茎花叶,均是奇毒无比,但不加制炼,不会伤人。你只要不去吃它,便死不了!”而她自己却是从头到尾一直在制炼“爱”和“求不得”这些毒药,不伤人,却一点一点的把自己的生命剥夺掉。爱情这东西好象就是这样,你不碰它,不去用自己的心血浇灌它,它就决不会伤害你,何尝不象七星海棠?但是程灵素这个药王的弟子还是被她自己种的心毒伤了。至于这种毒为什么饮酒,是不是为了谋求一醉中能够短暂的忘却?
  胡斐看见“破庙中一枝黯淡的蜡烛,随风摇曳,忽明忽暗,他身上说不出的寒冷,心中说不出的凄凉。终于蜡烛点到了尽头,忽地一亮,火焰吐红,一声轻响,破庙中漆黑一团”。程灵素的生命也就在这并不响亮的一声轻响中消逝。她在这里象是深空里的一颗尘埃,在漂泊了很长时间以后来到了大气的边缘,她可以选择燃烧自己和继续漂泊。她不愿意没有止尽的在深空里继续沉默,所以她用自己的所有在天空里点亮一道流光,流光还在飞舞着,她已经粉身碎骨。只是不知道用尽她所有生命的流光能在胡斐的眼中照耀多少时间。
  读这种深种入骨的相思和无言无求的奉献,令人心碎。


伟大的人之所以伟大,是因为……

痴人说金庸:最爱程灵素(转自新浪)

    读罢《飞狐外传》,掩卷沉思,耳边仿佛传来南兰幽幽的叹息“要明白别人的心,那是多么难啊!”
     然而,明白了别人的心,又何曾不是一种较为残酷的领悟。如果一切都太明白,清清楚楚地看到听到想到,梦,童话,理想化,还有爱情,统统被现实这个大筛子涤荡过之后,不知道剩下的会是些什么?  
    飞狐中的灵魂是程灵素,一个不美而又太聪明的女孩子,我愿意为生活中这样的女孩子放声一哭。因为长得不美,她们的感情多数坎坷不谐;因为太聪明,她们的痛苦也必然加倍的深重。  
    金庸小说中很多的美女,知道她们或是“娇丽无匹”或是“清秀绝俗”,太美了,反而使人缺乏一个清晰的概念,一个活生生的影像。唯独程灵素不同,世上外形如她的女孩子多得是,黄,瘦,小,相貌平平,一双眼睛很有神,穿着较为素淡的衣裳。虽然不是惊世骇俗,却是如此真切,如此栩栩如生的站在那儿,几乎能看到她的衣襟上镶滚着的素雅的花边,几乎看见她那纤细的手拿起小银筷,动作轻柔的挟去蜡烛的芯。  
    唯一出色的是她朗月寒星一样的眼神,黄种人的眼睛,尽管虹膜偏于棕褐,瞳孔却是乌黑亮泽,睫毛眉毛又是黑色系,所以给人的感觉总是目似点漆,神采照人。眼睛据说是最能反映心灵美的,可见她的心很美,特别美。可惜,绝大多数的男子孜孜以求的,恐怕总是女人的脸蛋和身材吧。  
    记得看过一篇东西,说是有一个人说过,金庸小说之中他最羡慕的男人是那个尹志平,只要是男人必然能够体会其中缘由。初时觉得这人俗,恶,土,然而后来细细的一想,起码他还有一份极可爱的坦诚胸怀。  
    读过修订过的新版《碧血剑》,金庸安排那个袁承志移情别恋上公主阿九,阿九出身高贵,比温青青美貌温柔,袁承志爱上她实在是正常不过——然而还是失望,彻骨冰凉的失望,青青固然爱吃醋爱使小性儿,比起林黛玉来其实尚不过分,父母都很美,她的相貌当然也不错,与袁承志也是一路有情有义的走来。可是一遇到阿九,袁怎么一下子就变了呢?结局也是十分的无味,青青像泼妇一样寻死觅活,金蛇郎君与温仪的女儿,怎么会如此糊涂甘于平庸呢?袁承志虚情假意行尸走肉一般远避海外,阿九则成了最尘缘不断的出家人。  
    这一段一时也不好说改的好是不好,记得最早看过的版本袁对青青是始终如一的,阿九多情,袁对她只是象唐三藏对女儿国王一样心猿意马了一阵。然而这个修改无疑是合理的,倘若我是个男人,最正常不过的男人,遇上阿九这样的绝代佳人,又是公主,画了我的肖像暗恋我,又有同卧一被香泽亲近的风花雪月之举,呵呵,我恐怕不仅仅是找不着北了,连东西南三个方向一齐都抛到九霄云外,我我我,我要阿九做正房,当然——如果青青同意,我更愿意向韦小宝那小子学习,这样她们还可以多几个闺中知己,我知道张无忌张教主在汪洋大海中的一条船上也产生过这样的想法,这就是英雄所见略同。  
    八十多岁的成功老男人,相伴六十年的女人故去不到一年,早可以青春勃发的去娶二十多岁的小女人。李敖说得好,这是任何一个82岁男人都会有的愿望。既然是正常不过,丁春秋子弟们似乎不必腆着脸捧着臭脚把他们吹成“风流佳话”啊。  
    男人之爱美女,大约有点象女人之爱衣服吧。  
    说得有些远了。  
    常常会想象一下,假如,程灵素是美女,至少,象袁紫衣一样美,甚至不用比她更美,那么胡斐,会不会爱上她?  
    从来不去探询这个问题的答案,因为,如果答案是否定的,我替她难过;如果是肯定的,我更加替她伤心。  
    胡斐这个人,很是不坏,虽然不是绝顶出色,在飞狐中除了他老子胡一刀和苗人凤之外,他就是上上之选,胡一刀早死了,苗人凤太老,其余的痞子流氓又太过不堪。  
    其实胡斐曾经婉转表白过,他的心里只有个袁紫衣,当然袁紫衣不嫁他,他很可以继续等苗若兰成长。胡斐认程灵素作“二妹”,这是程灵素唯一一次失态的时候,她一直比较内敛,就连胡斐化妆粘了一嘴络腮胡子,自觉十分威武,她有一句“只怕你心上人未必答应”也终于忍住不肯出口,然而即使她失态,她也不能怎么样,只能一路默然,“始终没再跟胡斐说话。”  
    因为她明白,所以伤心。  
    程灵素的结局很悲,拿自己的生命换了胡斐的,还有他那一部大胡子。不必问值与不值,程灵素有作决定的权利,她甚至给了胡斐活下去的堂皇理由。  
    其实即使她不做这样的安排,胡斐也不会为她殉情,也许有那么一刹那的念头,但他不会这么做,他所做的,只是蓄上一嘴威武的络腮胡子。而胡斐,怎么也不像一个无情的人吧。  
    她的名字多好,“灵枢”的灵,“素问”的素,即使没有这两大部医经,灵素也是一个很雅致很不俗的名字,应该是无嗔大师取得吧,程灵素是个孤儿,无嗔晚年收徒,传了她一身绝艺,他对这个幼徒一定很怜爱。程灵素,这个世间令你挂怀的只有那个胡斐吗?记得那些形状像鞋子一样的娇艳的蓝花吗?记得那花香醉人的小白花“ 醍醐香”吗?记得那爱喝酒的天下至毒“ 七心海棠 ”吗?  
    你既无心我便休,休,就有那么难吗? 如果不能休,难道不能像小郭襄一样一人一骑行走天涯吗?  
    读安徒生的童话《海的女儿》,明白了关于爱情的偏于理想化的一个素朴的道理。爱一个人,是为了让他感到幸福,甚至,可以舍弃自己的生命。如果你找到了这个人,如果他也肯这样对你,才是合于理想的喜剧,否则,都是悲剧或者生活剧。  
    有人曾经以七心海棠来比喻程灵素,我是不赞成的。程灵素是七心海棠的主人,聪慧果敢,心思缜密而又秉性良善,她不是任何一种花,她是花里的精灵。  
    程灵素是金庸小说中,我最钟爱最怜惜的女子,既然,那个胡斐自始至终没有爱过她,既然,她不肯等着世间真正爱她的人出现。


伟大的人之所以伟大,是因为……

悲情程灵素(转)

    当我把金庸的武侠小说翻遍的时候,才发现,众多的人物中,我最为喜欢,并且是最为敬佩的,最为欣赏,也是最为同情,最为怜惜的,是《飞狐外传》中的一个使毒的瘦小女孩.一个用悲剧开始,用悲剧结束的女孩,一个用悲哀的爱情去孤注一掷的压下自己年轻的生命的女孩——程灵素.
    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我是程灵素,我一定不会拜毒手药王为师,不会涉足江湖恩怨.什么毒功失传,那不是更好,一旦周身是毒,便让人不寒而栗.可是,如果她没有成为药王的幼徒,不涉足江湖,那么谁又能保证有人可以阻止石万嗔,慕容景岳,薛鹊冒充药王的名义欺人性命,祸害天下??只有她的大智大勇,凭借着过人的胆识,才惩处了他们的为非作歹.
    如果我是程灵素,我肯定不会让自己的脑子里思考那么多.什么冰雪聪明,什么心思难辨,除了增加自己的烦恼,又落下了什么好处?倒真的不如做一个农家民女,平平安安的度过一生,与世无争,乐得清闲.但是,在那离乱的江湖中,就算躲得了一时,又怎么可能躲得了一世,何况,程灵素之所以那么的与众不同,不就是因为了她的心思细密么.而且,她的聪明又不同于旁人眼中的"聪明",如果说黄蓉是刁钻古怪,王语嫣是博学多才,赵敏是聪慧可人,那么,程灵素就是至诚至信,是一种毫无做作的聪明.
    可是,对于程灵素,最重要的一点,也是导致她的悲剧结局的一个直接原因,是她的爱情.她爱上的人,是胡斐.胡斐,有点鲁莽,做事有些欠思量,但是却诚信,坦然(当然,我说的是《飞狐外传》中的胡斐,等到了《雪山飞狐》,就可以明显的看出,两个"胡斐"的性格不统一,金庸先生也没有有意的强调这一点).其实,他们二人倒是真的很相配,一样的侠骨柔情,一样的不畏权贵,只是,在认识程灵素之前,胡斐的心中就已经装了一个人,一个和他一路从广州打到北京的,心高气傲的美丽女子——袁紫衣.任是程灵素为他做了那么多,甚至千里追随,屡次设法援救,甘心为了他屡涉险境,尽心尽力,一心相随……在他的心里,所挂念,所爱恋的,却仍然是那位紫衣姑娘.甚至,在明白了程灵素对他的一番心意之后,竟然提出了和她结拜成"异姓兄妹".那么多的艰难险阻闯过来之后,朝夕相处,竟只换来了一声"二妹",程灵素的爱情,注定是悲哀的.
    对于她的死的安排,虽然是大多数悲剧的一个"通用病",但是依然让我感到有些"仓促".前一刻她和胡斐还在商量把马春花的遗体护送回去,似乎还没有让我明白是怎么回事,她就已经为了救心爱的人——胡斐的性命,魂断京西破庙中.
    当为了争夺一本《药王神篇》,而导致她和师叔石万嗔(如果还算"师叔"的话),师兄慕容景岳,师姐薛鹊之间的同门反目之时,程灵素首先想到的,是胡斐的安全.她要他一定记得他们的"约法三章"--"不可说话,不可跟人动武,不可离开她三步之外",想以此保全他的性命.但是,在那一场智斗中,任是她如何的周旋于其中,如何的全力保护住胡斐,保护住师傅的《药王神篇》,却仍然免不了一个"死".
    其实,已经说不清楚是胡斐救了她还是她救了胡斐,因为是胡斐先去替她挡下了薛鹊的一掌,却使得自己身中其毒.程灵素"为了救情郎的性命",才含泪去吸吮毒汁……但是,如若这一切都没发生,她和胡斐又真的能够在一起么?胡斐的心中又能放得下那个紫衣姑娘么?程灵素的死,对于她来说,无疑是一种解脱.她把一整颗心都放在了胡斐的身上,全心全意的为了他着想.对于这种永远不会有回报的爱,她爱的太痛苦了,既无法自拔那份情意,又不可能放弃痴迷,如此的折磨,倒真的不如用自己的性命去换取他的性命.至少,这样的死还算有意义,还可以让自己安心的离去……
    爱是没有等价交换的,只是,程灵素为胡斐做了太多太多,这千里的路途中相依相伴,夜闯华拳门,大闹"英雄会"……一路下来,到临死的时候,还在想着如何让胡斐活下去,为他的父母报仇.其实,胡斐的心中早就明白她的心意,但是他不敢面对,哪怕是他知道了袁紫衣其实是女尼"圆性",不可能和他在一起以后,也不能够正视程灵素为他的付出.这一点上,我对胡斐充满了怨恨,莫不是石头做的心,如此的漠视这样一份真诚的情感?
    金庸先生在写到程灵素死后,有这么一段话:"少女的心事本来是极难捉摸的,像程灵素那样的少女,更加永远没人能猜得透到底她心中在想些什么."也许,这就是对程灵素最好的概括.她用她仅仅十几岁的生命领悟了人世间真正的爱情——只要对方好,自己可以付出一切,哪怕是生命.
    但是,就算是她用自己的一条命去挽救了他,胡斐就算是心中永远的记下了这个"二妹",也仍然只不过是她单方面的痴情.他的心里,总会有一个抹不去的紫色身影.
    痴情的程灵素,聪慧的程灵素,哀怨的程灵素,悲情的程灵素……  


伟大的人之所以伟大,是因为……

 9 7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8 : 此主题共有230帖 此页8帖 每页8


 

回复帖子 注意: *为必填项
*用户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帖子名称 长度不得超过255字
内容(最大16K)

是否是UBB代码

内容支持插入UBB标签
使用方法请参考帮助
插入UBB表情,时间   T 长度
 其它选项:  显示签名   锁定帖子  - 颜色表   Alt+S或Ctrl+Enter快速提交